他长得就不像说相声的 从小剧场到五棵松用笑声带领嘻哈包袱铺估值过亿

    莽子 0 229

    • 分享
    • 5

    1

    相声是一门语言的艺术,讲究的是说学逗唱。

    为了这门中国传统曲艺的复兴和发展,80后相声演员高晓攀也一直在努力。

    头顶着相声界颜值担当出道,但长得太帅在这个行业反而是个短板。曾经被说“一个相声演员长得不够丑还有什么前途”的他还是成功了,就在5月16日,他创立的嘻哈包袱铺 “九年义务教育”毕业典礼在嘻哈包袱铺五棵松剧场举行。在台上高晓攀骄傲的宣布,已经运转9年的嘻哈包袱铺今天宣布完成A+轮融资,从小剧场起家走过一路荆棘险阻,到今天的公司估值过亿。这次由年轻相声人率先试水的传统艺术对接现代风投,也试图能够借此为中国相声闯出一条新路。

    1

    一入梨园 一生梨园

    高晓攀1985年出生,是个实实在在的80后,可他从小喜欢听相声,后来考上了中国戏曲学院相声大专班。不幸却赶上了传统相声最难捱的一段时期,中间他也一度放下过梦想,当过婚礼司仪、主持人、衣店售货员、推销员、油漆工……

    1

    梦想终究是不容易被放弃的,2008年5月,高晓攀在鼓楼开设了第一家相声小剧场,成立了嘻哈包袱铺。“嘻哈”代表了年轻人的思想,“包袱”包含了相声的传承,“铺”嘛……规模确实有点小。这个小团体想要存活先面临的第一个问题“凭什么花钱听一场相声”,移动互联网的今天,普通老百姓的娱乐生活大大地丰富了起来。我们生活中可以有很多选择,可以去听戏剧、音乐会、演唱会,看歌剧、舞台剧,看小品、看二人转……可为什么要去听一场相声呢?

    年轻人没有老前辈的经验,但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,凭借年轻的阵容和新鲜、贴近生活的演出,还有便宜的门票,嘻哈包袱铺还是吸引了很多相声爱好者,名气也一点点打下来了。怀抱着现在经营管理,未来做大做强的想法,2009年高晓攀成立了北京晓攀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法定代表人和经理都是高君岩(高晓攀)。

    1

    1

    团队有了,下一个需要解决的难题就是“能赚钱吗?”有这样的质疑实在是因为他太青涩,在相声行业也长得有些帅了点,况且相声行业能赚钱的似乎只有大规模的德云社,小社团最终总是难逃被收购的命运。但德云社有郭德纲的光环,更像是一个大家长式有规有矩的企业。高晓攀一没名气二没资本,又不想被收购又想着发展壮大,就只能苦苦硬捱了。

    在此期间,他还成立了北京嘻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主要经营剧场管理、剧场经营、文艺表演,由他任执行董事。

    1

    眼看到了公司青黄不接的困难阶段,好在嘻哈包袱铺这些年的积累的名声质变成了资本,2015年,嘻哈包袱铺获得了宋城演艺的Pre-A轮融资,成为第一个融资成功的相声团体。当初的投资属于战略投资,因为双方都是线下演出,在各方面都很契合。第一轮融资让当时的晓攀传媒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间。

    从小剧场到五棵松

    2015年高晓攀还遇到了一个转折点,那一年喜剧市场转暖,电视节目重视了喜剧市场,喜剧人也从小剧场走到了舞台前面。那一年他参加了综艺节目《欢乐喜剧人》,虽然最终的名次不佳,但嘻哈包袱铺还是让不少人印象深刻,很多演员和原创节目更为观众熟知。更可贵的是,《欢乐喜剧人》的成功也让市场看到了喜剧节目的商机,喜剧人一时成为了各家争抢的香饽饽。

    1

    资金和名气都到位后,高晓攀的商业规划也更清晰了。他曾经带领嘻哈团队赴日本参观吉本兴业——日本最古老的艺能事务所。该集团是亚洲第一家上市的喜剧公司,依靠日本传统艺术形式“落语”起家。“它最终以财团的实力打通了整个喜剧产业,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,在今天依旧活得很好。中国也可以有自己的吉本兴业。”说句题外话,电影《红鳉鱼》就是讲的落语传承人的故事。

    1

    怀抱着也打造属于产业链的想法,嘻哈包袱铺进行了整体的业务转型。线下剧场从租赁模式转为自营,先后把3座小剧场整合到公司体系当中。2010年“安贞剧场”开业,2015年1月份,“交道口剧场”开业,2016年“五棵松剧场”成为第三家剧场。按照高晓攀的说法,“铺了这么久的包袱,开始抖包袱了!”

    1

    高晓攀一直坚持,小剧场是好内容的孵化器,绝对不能丢。“剧场是最能够直观和观众互动的地方。一个在剧场里,面对面上百次都把观众逗乐的段子,放在其他渠道也可以达到同样效果。”目前嘻哈包袱铺的收入40%来自小剧场的演出,2016年,在北京小剧场普遍亏损的情况下,嘻哈包袱铺仍然保持着稳定的盈收。扎根小剧场,坚持一周4天的演出,是高晓攀给出的嘻哈包袱铺的发展底线。

    此外也从线下演出,逐渐向话剧、网剧、电影等娱乐行业的全产业链发展。2015年成立北京喜娱堂文化传播中心(有限合伙)。

    1

    2016年成立上海攀懋影视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资本300万元。

    1

    1

    不仅带领嘻哈包袱铺登上了春晚进一步提升了知名度,还大力开发相声的衍生项目。如嘻哈包袱铺的经典相声剧《新白娘子传奇》要开发成网剧版本《超级新白娘子传奇》,除此之外,网剧还有《大毛狗》、《厉害了我的青天大老爷》、《百万熊尸》、《兄弟,别闹》。

    尤其是《兄弟,别闹》是他研究另一个喜剧传媒开心麻花的发展轨迹得出的灵感,开心麻花旗下话剧版《夏洛特烦恼》改变成电影版,成为16年的票房黑马。《兄弟,别闹》最初也只是个小品,是高晓攀和相声搭档尤宪超在2015年参加综艺节目《欢乐喜剧人》的一档竞演节目,大获好评。一年后,晓攀传媒推出《兄弟,别闹》话剧,北京首演,900人的剧场座无虚席。如今改编成了同名网剧,电影正在紧锣密鼓制作中,还吸引到了万达影视的投资,据了解,这部影片已经杀青,已经定档暑期档。

    1

    “快”资本与“慢”手艺

    “嘻哈包袱铺”的名气越来越响,从最初的无人问津到现在的资本主动和他联系,此次5月16号的融资也是谨慎选择的结果。此次投资方是光信资本,据高晓攀说之所以选择这家投资方,主要看中了他们在文化领域投资了很多项目,这些项目都可以进行联动。而此次融资之后,晓攀传媒估值过亿,据高晓攀说这次融资大约出让的股权在10%左右,但是具体份额和具体融资额度都不方便透露。

    目前嘻哈包袱铺的演员都签在了晓攀传媒下面,而且目前还没有签其他的相声演员,由嘻哈包袱铺进行演员的经纪运作。他也给自己的团队留出了20%的股权作为期权池,目前有21位员工获得了公司的股份。开出这么优厚的条件,就是为了留住最珍贵的人才。

    1

    但他个人签约喜天影视,旗下拥有吴秀波、海清等多位知名艺人。签到别的公司不如自己做老板自由,不过高晓攀有他的打算:“要红啊,我红了就能做很多事,能把嘻哈包袱铺带得更好,我会证明相声演员能做很多事,也能为相声做很多事。”一切的终极目的,是“功成名就身退,最终是为了自由”。

    除了北京市场,高晓攀还准备把嘻哈包袱铺开到全国其他城市去。据他介绍,全国很多当地的小剧场都很希望跟嘻哈包袱铺合作甚至被收购,而晓攀传媒也在积极的去接触一些全国各地的小剧场,来补充自己的演员队伍和市场。“其实这些当地的小剧场有着当地最好的喜剧演员,而且他们也很懂当地市场,这些小剧场的加入会让我们更了解当地的情况,也能很快的进入。”他举了例子,其实在成都、重庆,甚至贵州这种很南方的城市,相声还是很有市场。“比如成都的哈哈曲艺社非常火!”

    1

    不过在开疆扩土的同时,高晓攀也面临着最根本的问题,嘻哈包袱铺红起来是靠内容,以后要发展归根结底最重要的还是内容。相声是一门手艺活,需要长时间的培养,但是对于追逐效率和高速发展是资本的天生属性。以往需要几周甚至几个月打磨出来的作品,在推陈出新的高要求下从头到尾都要有笑点。前几年的喜剧综艺节目还精品层出不穷,这两年综艺节目仍在,但好作品却越来越少了。

    当“快”资本遇到“慢”手艺,究竟是一拍即合还是揠苗助长。这不只是高晓攀要考虑的问题,整个喜剧界都在思考。

    5
    分享到:

   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

    免费查询你关注的企业
    下载APP ×